評「飢餓三十」

飢餓三十?你們餓到死算了!國家不差你們!

身體髮膚,受之父母,不敢毀傷,孝之始也。

就算有實際意義,也已不太對得起父母了,何況幹這種蠢事,也不會對那些孩童有什麼幫助,只是浪費資源罷了。(五百元只有兩成繳回總會?總會又怎麼運用?天曉得?)

臺灣和內地有多少人需要救助?每年颱風、地震有多少受災戶?西藏、新疆又有多少孩子長得大?偏遠地區多少孩子沒書讀、沒衣穿?有多少土地沒水沒電?有多少人民陷在赤匪的暴政之下?

最看不起這些只會幫外人炒作悲情的畜生。

記得去年身毒洋大地震時,竟有人對我說什麼「停止歡慶,為死者哀悼」之類的東西,我雖然不過陽曆年,但看了這就感到無力……

我歡自我歡,與夷狄何干?死了人是值得同情,但到底是憑什麼要我「停止歡慶」而去為這群人哀悼?你一個不太熟識的遠親死了,你會去哀悼?我或許會,但我知道很多人不會。你們連親戚都不關心,為什麼會去哀悼一群番仔?

這世道還真是詭異,年輕人知道要愛護動物,卻不知該孝順父母,只會關心外人,卻不知為本國出力,一堆人只知道「博愛」,卻逃父離家,拋妻棄子,這還是什麼世界?楊墨之道不息的世界?我已隱隱看到了那「率獸食人,人將相食」的畫面。

這篇有點情緒化,主要是因為身邊有些親友自己跑去當白痴,還想拉我去當白痴……不知該算雜記還是評論,後來還是決定擺在評論。

一個夢

昨晚作了一個很長很長,又很有真實感的夢。

我是一個小嫩法師,在一個不知名的世界,這個世界有點像歐式奇幻小說,卻又不全然相同。

教導我魔法的老師,時常告訴我:「學魔法是為了輔佐聖王,開創大同盛世。」我也一向以此為目標。

在一次剿滅山賊的行動中,我結識了一位長我兩年的弓箭手,他叫風兒,此後我們經常一起行動。他很美,很溫柔,體貼,善解人意,我漸漸的對他有了好感。而他也欣賞我有理想、有目標、不畏艱苦、堅持奮鬥。不久,北方蠻族入侵,國家在三個月內滅亡了,王族被屠戮殆盡。

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