導入正途?葉立誠,該正的是你!

「袍」廣義上來講是指「長衣」,比如長袍、睡袍、浴袍等,當然也包括旗袍。

而這位葉立誠助理教授所持觀點,有兩個要件:一、「袍」古已有之。二、「袍」等於「旗袍」。那麼實際上如何呢?前者我想沒什麼可以討論的空間,重點是後者,「旗袍」會等於「袍」嗎?

要讓「袍」等於「旗袍」,有兩種可能,一個是「歷史上的袍服全數叫做『旗袍』」,另一個是「歷史上的袍服全數與『旗袍』相類」。

那麼,歷史上的袍服全數叫做「旗袍」嗎?很顯然,這是不可能的。因為此二字「本來就是指旗人之袍」,所以不可能早於清代。(宋代金國服飾與清代不同),也就不可能有「歷史上的袍服全數叫做『旗袍』」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。

而「歷史上的袍服全數與『旗袍』相類」,不妨來個超級比一比。

圖:在旗袍出現前,一般認知的「袍」。
1310067163_6165f49e.jpg
1310067163_8362fd41.jpg
1310067163_622498f0.jpg

圖:旗袍
1310067163_4533c5c0.jpg
1310067297_3766badd.jpg

正因為旗袍是如此的「有特色」,與傳統認知的「袍」有所不同。其特點包括:扭扣、窄袖、翻袖(豬蹄袖,或稱馬蹄袖)等等,才另立名目為「旗袍」。

所以結論是,「袍」不等於「旗袍」。葉立誠助理教授明顯是在玩白馬非馬、偷天誤導的把戲。硬要把「旗袍屬於袍」偷換、誤導成「袍等於旗袍」,然後再來說他人「誤用」,必須「正本清源」、「導入正途」。

所以到底是誰在施放誤導?到底誰該被「導入正途」?此人此論,若非無知,即是故意。如果是屬於無知,此人究竟有沒有資格任這個「助理教授」呢?畢竟這個題目並沒有超出他執教的專業,持此怪論豈非誤人子弟?然而網上查閱此人以往所論,皆無此怪者。究竟是不是故意、存了什麼心故意,實在令人疑惑!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