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大地是平的

最近朋友圈內出現了詭異的「地平說」,此說聲稱大地是平的,地「球」乃一個邪惡勢力為了某種目的捏造出來。這種說法,被部份朋友當成真理、到處宣揚。而正經的學者,卻沒多少人願意為這種破綻百出的東西來闢謠,只好自己寫篇說明,希望各位被洗腦的朋友醒醒。然而,我本人也確實不是學這方面的,寫這篇純粹只是為了「救朋友」,內容難免有疏漏之處,請多包涵與指正。

首先說說「觀測這個世界」,這種行為因為成本、難度極低,任何一個智商與經濟能力正常的人類,都可以購買或製作出設備,即便沒有設備,有很多事情往往也可以靠目測及紙筆計算去確認,因此,並不是靠教育、言論掌控等可以遮掩的。

如果要遮掩,必須使用極高端的手段,比如「天幕」(即已觀測到的宇宙都是偽裝,例如全息投影、光學迷彩之類)、對所有觀測設備(包括人眼)做手腳、定期或即時竄改所有人類的記憶等等等等,而這些手段,成本無疑都是相當巨大的,而如果有人或組織,有如此巨大的勢力與實力,為什麼還需要所謂「掩蓋真相」呢?而這些手段之下,又如何能讓你「地平說」有發聲空間?

因為成本與目的不成比例,我們只能相信「一切可自行觀測的事情都是真的」。

所以,我在此舉一些「可自行觀測之事」與「地平說模型」的矛盾之處,不會存在什麼高深的知識,只從最直接的觀察、計算,以及猴子都能去推想的事情做一些驗證。 繼續閱讀

風凌正的魔獸檔案小工具0.10

注意,本工具部分功能會清除使用者的個人化資料,使用前請閱讀說明,並看清楚小工具中各項目的相關註解。

這是啥碗糕?

這原本是自己用的小工具,主要功能有:備份魔獸世界個人化資料、FTP上傳備份檔(需預先設定)、雲端上傳備份檔(需額外安裝雲端供應商提供的同步工具)、清理魔獸世界目錄、產生純淨版魔獸世界。除了附加的壓縮程式外,全部用Windows的批次檔寫成,也就是說,指令碼全部都是放在你看得到的地方,使用前若有疑慮可以先打開來看看。各位Windows高手也可以提供一些意見,或者抓抓有沒有錯,或者可以提供更精簡的寫法。

繼續閱讀

我「不敢挺」死刑

這是我在臉書上的一篇回應


有些人不喜歡「統計上,死刑對遏止犯罪沒有用處,所以當廢」這樣的論調,甚至有以「功課不好所以不用讀書了」作比喻者。但這些人往往忽略了一點:「死刑是有風險、有害處的」。如果一件事無用,或者說在技術上看不出它的效用,但卻能看出它的副作用,那是否還該繼續用它呢?

比如一個聲稱能治頭痛的藥,副作用是拉肚子,然而它的「治頭痛」療效卻無法被證明,拉肚子倒是確確實實的。那麼,你是否還會繼續吃它呢?

人不是神,不是拉普拉斯妖,就不可能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。目前司法雖說大致上是無罪推定(尤其涉及死刑者),但也不可能要求100%直接證據才判,基本上是推斷合理、證據合適,就下去了。這種方法在往後幾十甚至幾百年,應該都不會有太大變化。

最極端的狀況是「精密陷害」,即便證據如何充分(哪怕直接證據),「精密陷害」這個可能性,是永遠無法排除的,就跟你永遠無法證明神不存在、永遠無法證明宇宙不是三分鐘前誕生的一樣。當然,實務上不太可能發生,但我們永遠無法排除它的可能。

反廢死有一個理由是:「現在死刑基本上都很謹慎了,除非罪證確鑿,死有餘辜,不然不會判。」但基本上冤案每天都在發生,刑度至死的不多而已。而沒有哪個冤案(包括涉及死刑的冤案)在發生的時候,「社會共識」不是認為「罪證確鑿,死有餘辜」……

死刑是一種無法逆轉、無法挽回、無法補救的刑罰,加上法官也是人,不想被當恐龍水母,有「社會期待」、「社會共識」壓著,就有可能變成「刁民斷案」,如近年比較可疑的邱和順案。

所以我的主張是,既然無法100%避免冤案(這不是什麼避免刑求就能躲過的事情,這是人類能力、技術的問題,哪怕99.9999999%,哪怕如何的「罪證確鑿,死有餘辜」),我就「不敢支持」死刑。挺死者往往稱「哪天你家人被殺再來……(略十萬字)」類似的回應是「哪天你家人受冤刑……」

前面說的是實務面、技術上的問題,另一個比較偏哲學的問題是:任何人、團體或國家,究竟有沒有資格處置人命?這種事情我想一萬個人就有一萬種看法,所以先不討論了。

死刑比軍隊:卵鳥比雞腿

「掌握必要的武力,才能維護文明,不是想著戰爭,而是為了能避免戰爭。」這話聽起來似乎跟「掌握必要的死亡,才能維護治安,不是想著殺人,而是為了避免殺人。」頗有相通之處,乍一看似乎有些道理,稍一思考,卻讓人覺得類比不當。

為何能用武力來避免武力衝突呢?為何「萬一有必要就得去殺人」這樣的「承擔」能夠守護呢?為何「保證相互毀滅」就能避免互相毀滅呢?

這就是威懾,威懾之所以能夠成為威懾,是因為你「展現威能」的對象不是白痴、瘋子,他們能夠思考,能夠考慮後果。所以不會有哪個上得了檯面的國家或勢力,頭腦一熱就按下核武發射扭。

所以國際事務上,比較難出現「不顧後果」、「可以接受後果」、「就是想要那個後果」、「有自信不需要承擔後果」這幾種常見的犯罪心態。如果存在,那麼這個威懾就失效了。過去所有大規模戰爭都是如此開始,現今的「伊斯蘭國」也頗有這樣的味道。

那麼,在律法上「以殺止殺」是否具有相似的威懾效果呢?

答案是「看不出來」,因為難以量化的變數太多,不太可能產生有意義的實驗環境,在這種案例上,一般只能透過「大量樣本統計」,我們今天問出任何問題時,都有無數變數會影響答案,人有男、有女,有好巨乳的、好貧乳的,有吃葷的、吃素的,有異性戀、同性戀,有綠的、藍的,有窮的、富的,有挺核的、反核的,有愛國貨的、恨國貨的……我們不太可能針對這成千上萬條差異,一一控制、處理,但只要樣本數夠大,取樣涵蓋這大多數差異點,那麼得出的結論就是綜合這一堆差異點的「共識」。

而針對死刑與廢死後,重大刑案數量或比例的差異,從這種統計上能回答你的,真的就只有「看不出來」。

如此,把死刑與軍隊同比為「必要之惡」,自然就是不當的。「必要之惡」之所以為「必要」,必須是其有效,甚至有時要求「唯其有效」。

軍隊威懾「有效」,可以從歷史(如同統計)與常理得出結論,雖不見得「唯其有效」,但一般而言,比較難找出更有效或更划算的方案。

死刑卻不同,它的「威懾力」來自「人畏死,故以死懼之」這樣比較簡單的思考。但從常理看,在人犯罪時,產生「不顧後果」、「可以接受後果」、「就是想要那個後果」、「有自信不需要承擔後果」等心態的機率,遠比國際事務高出許多,因此這種「威懾力」往往是失效的。

我不需要證明它有效,反而只要不能證明它有效,那它就不該是「必要」,也就無從說什麼「必要之惡」,因為這個「惡」的後果很、嚴、重。

積分戰場: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

前言

紅公小洛雖常言「授人以魚,不如授人以漁」,但竊以為,對於快餓死的人(如我們),學會補漁,還當真不如一條現煮好的魚。

我並不是一個手腳很快、眼睛很好、注意力很強的人,但我每天三令五申那些被認為是「雞毛蒜皮」的事情,我自認卻是我是團隊內做得最好的,而那些「雞毛蒜皮」,也恰恰是PVP的基礎。

如果我一個手殘腳殘眼殘的人,都能靠著這些內功心法而及格,諸位本來就及格的人,難道不能靠著這些拿滿分?

本來許多設定,都是個人專屬、職業專用的,也很難拿出來分享……然而最近整群人處於「快餓死」的狀態,多數團員卻又不願意自己去找食物,逼著我不得不擠出一些所有人通用的東西。

希望大家拿了這些魚,不要自滿於此,能以此為參考、依據,舉一反三,精進再精進。

首先,列PVP常用插件(點擊插件名稱可連結至Curse下載頁):

BattlegroundTargets、NameplateCooldowns設定上並不複雜,Gladius則在戰場無用,因此就不在此佔篇幅了。這裡主要說說「TellMeWhen」此插件。

插件簡介

待補充

代碼功能簡介

TMW本身沒有任何能讓玩家直接使用的功能,都需透過自行設定,或匯入他人設定。在此我分享一些自己寫的、與PVP有關的功能。

敵方斷法冷卻

敵方斷法冷卻斷法冷卻時間監控,這並非針對某個單位,而是記錄所有事件,並依時間排序。較適合戰場,勉強也能在競技用(因為不會按照敵隊順序排列,競技時比較不直觀)。

飾品冷卻

PVP飾品冷卻監控「所有人」(包括己方)的PVP飾品冷卻,這並非為了戰鬥時臨機監控,而是比較好總覽全局,掌握情況,誰有章,誰沒章,誰章剩多久,一目了然。

至於戰鬥中的監控,我建議用NameplateCooldowns此一插件。

控制及遞減

控制及遞減
在自身(Player)、目標(Target)、專注(Focus)三個單位框架上方依照類型顯示控場(每類只顯示一個時間最長者)及遞減。

上列是控制剩餘時間,下列就是該類型的遞減。以此功能並不是很詳盡的監控,而是精簡化的提示,可以直觀、方便的進行接控等工作。

通知及不顯示

通知及不顯示技能通知、增減益通知、遭控通知、打斷通知。

以及本身不顯示,而是靠其他群組來整合顯示的的項目。

匯入

設定模式

指令tmw首先,在遊戲內輸入「/tmw」指令,以開啟設定模式。然後右擊任一圖示以開啟設定視窗。

完整選項接著,左擊底部頁籤中「群組設定」一項,之後勾選左上角「完整選項」,以方便整理及操作。

匯入

匯入在「匯入/匯出/還原」的輸入列處,貼上我分享的字串。你可以一次貼上所有字串(電腦稍破可能會卡),也可以一段一段分別貼上。

點此觀看與下載所有字串

貼上字串之後,點擊「匯入/匯出/還原」按鈕,即出現匯入選項,選擇「匯入→來自字串」即可解析字串,顯示欲匯入的內容。

字串包含四個文字顯示樣式,以及九個群組,請先匯入全部樣式,再依需求匯入群組。

如果你並未使用過這個插件,所有匯入的資料都直接使用「新建」即可。至於是放在哪個設定檔,可自行選擇,「共用」自然是指所有角色皆可通用,我這次分享的字串都沒有職業限制,因此是挺適合放在「共用」群組,讓所有角色通吃。

覆寫如果你曾經使用過我分享的字串,其中有功能相同版本較舊的群組,那應該使用「覆寫」功能來取代、更新。

在設定視窗「主選項」頁籤處,點開「群組」,選擇你要取代的群組,該群組頁另有一個「匯入/匯出/還原」輸入列及按鈕,將要取代的字串貼在該處,即可使用「覆寫」功能。

各群組功能設定與調整

一般

指令tmw後面的說明都是在「設定模式」下操作的,記得先輸入指令「/tmw」以進入設定模式。

尺寸與位置

鎖定位置
由於擔心自己手殘亂動到,我分享的群組都鎖定了尺寸與位置,可以在設定處解鎖,以便自行調整。

主選項→群組→位置→鎖定位置(取消勾選)

技能通知

技能通知此群組有九個圖示,其中只有四格有用,其餘預留將來擴展更詳細的監控。

前三個依序為「瞬發技能」、「讀條技能」、「增減益」。左下角為「打斷」。

我預設只填了自己用得到的通知,也就是只包含聖騎與戰士的,你必須自己填入你想通報的技能或增減益

設定方法為:在你要設定的通知圖示上點擊右鍵,選擇「主頁面」頁籤,然後填入技能或增減益名稱即可。項目間以分號分隔。

遭控通知

遭控通知預設只有治療專精會進行通報,這個設定是為了避免洗頻。若你不是治療專精,又欲開啟通報,設定方式如後:

在群組上點擊右鍵開啟設定視窗,並點選「群組條件」頁籤,將現有條件刪除即可。

飾品冷卻

待補充

敵方斷法冷卻

待補充

控制及遞減

自定圖示材質

控制及遞減:自定圖示材質預設遞減的圖示,我挑了一些應該是所有人都比較熟悉,或者比直觀的圖,依序是:恐、羊、暈、定、空、沉、嘲

如果覺得不夠直觀,想修改成自己職業的技能圖示,可依後列步驟設定。

  • 挑選你想修改的圖示,右擊之。
  • 在「主頁面」頁籤內,找到「自定圖示材質」輸入框。
  • 輸入技能名稱或編號,也可以直接開法術書將技能拖曳上去。

 

要爭民主,請立刻佔領機場

是的,你沒有看錯,就是機場,佔領中環一點屁用都沒有。

在臺灣、在米國,集會、遊行、示威、佔領某地這類手段之所以有市場、有效,是因為政府、政黨、政治人物在乎民意,或者說,他們至少要擺出在乎民意的樣子。

但是在香港,很遺憾,政府並不在乎民意,所以,你佔領機場以外的任何地方都沒有用!當你真的阻礙到行政、交通、其他社會秩序,他們只會直接將障礙清理掉。

別說警察動不動手,貌似連解放軍都一副「很想動手」的模樣。

要談判、要逼宮,就必須要有本錢,當政府不需要民意,人民也沒有武力,那就根本沒有半點談判的本錢。

那麼為什麼說要佔領機場呢?在大陸一向有所謂「一等洋人二等官,三等少民四等漢」的俗諺,洋人那就是官的親爹,而在機場恰恰有著大量的洋人,唯有挾持了大量的洋人,才有辦法迫使解放軍不敢動手,或至少不敢全力動手。

為什麼要立刻呢?因為你們不能等解放軍動手,待他們一動手,甚至警方一動手,機場的維安等級馬上就會提高,這時再想動手,恐怕已經沒有了機會。

得手後,要做的只有一件,就是「拖」,拖到中共頂不住國際壓力,如此你們才有談判的本錢。

要拖得久,首先必須取得武器,在這裡最好的來源是警方,至於要讓他們合作,或者直接將他們繳械,得視現場情勢而定。接著,最好棄守大陸地區,退回香港島與大嶼山,摧毀大多數甚至全部橋樑。不要想著在大陸地區打游擊,香港沒有這樣的人才與兵力。

駐港解放軍約六千人,共十二個營區,你們得用「外國友人」的性命換取他們的武器,並迫其撤離。

海軍跟空軍,相信有著大量洋人親爹的情形下,他們不敢採取過激手段。

現在,你們阻斷了路上交通,你們擁有武器,更在機場獲得了親切友善的外國友人之協助,或許就能迫使中共談判,達成你們的主張,至於最後後果如何,只能說: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

願天佑香港!


或許有人覺得在這件事上我的立場、主張,似乎與面對臺灣暴民時完全不同。但實際上,我的立場、主張沒有變過,還是四個字:比例原則

如果統治者是專制的、獨裁的、暴虐的,請直接揭竿起義了,用行動與槍桿子說話,因為這時你用嘴說話時是沒用的。

反之,如果統治者不是這種狀況,也沒有阻礙你的言路、閉塞你的耳目,那「佔領」之類的,我覺得是在強姦人。不是強姦政府,是強姦那些主張跟你不同的、相反的,又或者不關心的人。

民主可貴之處,在於能容納不同的聲音,而若今天採取過激行為,等如用行動來強制他人「只能聽我的」,這似乎與民主背道而馳。

傳說中的「比例原則」

前陣子吵刑度時,時不時就冒出「比例原則」四字,大意指「手段與目的應要平衡」,這四字原是用在政府身上,指政府有必要限制、禁止、侵害人民權利時(如律法、刑罰、警察、徵地等),即不應為了微小的目的而使人蒙受重大損失,在論到刑度時,又引申指小惡不應重罰。

然而,這「比例原則」也未必非得放在政府身上,同樣也可以適用於每個人、每件事,這當中自然包括現今的暴民。暴民們最喜歡自比野百合、黨外運動、清末革命,然而將這幾件事並排比一比,合乎比例嗎?

  • 一百年前,在少數民族專制的時期,我們要變更國體,要推翻異族統治,所以我們武裝、流血、革命。
  • 三十年前,在威權統治的黨外無黨時期,我們要自由的政黨、自由的媒體,當個自由的人,所以我們不計個人安危,用生命與鮮血來發聲。
  • 二十年前,在一黨獨大的時期,我們要廢除佔著茅坑不拉屎的國民大會,以及由國民大會主導的各項事務、條款,所以我們集結、靜坐、抗議。
  • 今天,在各級首長與民意代表全面民選,資訊發達、耳目無障、言路暢通的年代,我們要反對某一政策或其程序,順便反一下推出這些東西的政府與執政黨,所以我們佔領立法院、攻擊行政院。

先有暴力行為,才有暴力程序

你們始終沒搞清楚:所謂「先要某黨遵守議事規則玩」恰恰便是該放在「你們不反的那一方」身上。我所謂「暴力行為」並不僅僅指你們所謂的「社會運動」。正是一方在議會的「暴力行為」引起另一方的「暴力程序」,才有今天的事情。

你如果不輕信懶人包,那也就不該輕信那些因輕信懶人包而暴走的鄉民。如果你們認為爆點是「30秒」,那就應該去看看那「30秒」到底是怎麼回事、是哪一方無意審核、無意協商,直接使用行動暴力這種奇葩手段。

而若你們認為爆點是「30秒」之前的整個程序,那麼請你們去指出一個「與其他國家或地區簽訂協議時」,有如懶人包所言「與整個社會溝通協商膏膏纏」的例子,跟紐西蘭?跟新加坡?如果沒有,那當時究竟有誰跳出來靠北程序有問題?還不針對藍綠咧?

好吧,即便你們認定中共很危險,跟紐西蘭、新加坡不能比好了,那麼社會開始靠北之後,你們是否有搞清楚究竟是哪一方不想協商、不想溝通、不想審核?

所以,如果你們是想靠北「30秒之前」,那麼請你們指出所謂「不合程序」究竟是怎麼個不合、「黑箱」究竟是怎麼個黑箱。而不是人云亦云。而如果你們是想靠北「30秒」,那麼程序確實有問題,但這個問題是怎麼造成的?難道不是一直以來鎖大門、霸佔主席臺、群毆?「你們不反對的那一方」有意思想溝通、想協商、想橋、想審核?

我再說一次:是先有「暴力行動」,才有「暴力程序」,不要搞錯次序,自以為自己是用「暴力行動」來反對「暴力程序」。

你確定你在守護臺灣?

最近充滿一種「為了達到自己認定的正義,可以不擇手段」的風氣,從政治人物到人民百姓皆盡如此。對這些貨色或許真的該重啟刑法一百條才有點效果吧……

並不是說我挺服貿,也不是說政府、執政黨是對的,但另一方除了霸佔主席臺、鎖議場大門,到今天佔領立法院,實在好威風、好煞氣?你們眼中民主開放的歐美國家要是發生這種事,大概被突突得血流成河了。

如果你們只能用暴力行動阻擋,就真的別怪人家用暴力程序通過。

話說,這群人有幾個人說得清楚「服貿害臺」是害在哪裡?至少直播中這些小屁孩就哼哼哈哈吱吱唔唔沒辦法講得清楚……要來亂之前先做好功課可以嗎?

那些畫懶人包圖集、製作懶人包影片的貨色,老是拿所謂「附件一」來說事……可以推斷這些東西若非某黨打手,就是根本沒看到27頁以後,或許連頭3頁都沒看完?眼中大概只有「沒有限制」、「允許大陸服務提供者在臺灣以……(略)」兩段話,或者其實這些生物是用X眼看東西?

政府作為合不合理、是否有黑箱、是否為中共同路人;協議是否不平等、是否圖利對岸、是否有陰謀……抱歉,我沒有那個專業,也沒有瞭解過這麼多產業,因此無法評論。但我能評論的部份,就是這些專職於造謠生事的禍害,以及不用眼睛不用大腦,腦細胞只足夠吸收懶人包的動物,恰恰是社會的亂源。

相關連結: